吉力馬扎羅山

2010
04.10

今天凌晨剛做了個關乎生死的抉擇,而我相信自己做對了選擇。

現在身處非洲坦桑尼亞的吉力馬扎羅山(Kilimanjaro),今天是六天登山旅程的第五天。我僱用了响導、廚師、挑夫三名(政府對所有登山者的規定),一共六人走Rongai Route,向非洲第一高峰、海拔5895米的吉力馬扎羅山主峰 Uhuru Peak進發,我們用了四天到達海拔4700米的登山基地Kibo Hut,休息到午夜便出發往上攀升1200米前往Uhuru Peak。

開始時的幾百米攀升沒有大礙,但隨著地勢漸高,我的呼吸漸感困難,大約攀升至海拔5400米左右,响導見我情況不妙,便問我有何打算。我說可繼續前進。但自己呼吸越來越急促,感覺到所吸的氧氣漸不夠用,停下休息時呼吸漸回復正常,但再起步走了兩、三步又立即急促喘氣到被逼停下。如是重複了八、九次,响導再次問我有何打算,我考慮了半分鐘毅然決定掉頭下山。

攀登吉力馬扎羅山是我十二年前大學畢業旅行的其中一個計劃,但到達東非後發現登山費用太昂貴而擱置了。這十二年間雖遊歷過不少地方,但攀登此山的夢想卻一直沒有擱下。十二年後的登山費用比十二年前當然再昂貴得多,一個六天的登山行程連各項雜費約需2300美元(當然不包括機票)。我自忖自己體能已比巔峰時滑落不少,現在很可能是最後的登山時機會。再加上已花了四天時間由山腳一路攀登至登山基地。故此,此行實在有很大的決心成功登頂!

今天凌晨二時許,响導在海拔5400米的高山上再次問我有何打算後的半分鐘,我在計算代價: 若我選擇前進,有機會成功登頂,得到的是攀上頂峰的滿足感、一圓夢想的喜悅及及成功突破自我的體驗。但我要冒上極大的風險 – 可能要賠上性命(每年都有旅客因高山反應在吉力馬扎羅山上喪命),即或不然,我的身體也可能要付上永久性的代價 – 腦細胞死亡及肺組織壞死。權衡利害後我最後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–放棄登頂。

下山時想到湛亦佳先生 (香港首位登上珠穆朗馬峰者) 在回答記者提問有關攀山心得時的名言: 每次攀山,最重要的不是成功登頂,而是要保住性命!

下山回到Kibo Hut 登山基地時約凌晨三時,獨自站在自己帳幕旁所賞滿佈星星的夜空,心中平靜而感恩。若我十二年前攀登吉力馬扎羅山,血氣方剛的我未必懂得作出後退的決定,亦未必懂得像剛才般去聆聽身體給我的訊號。我很慶幸自己選擇了安全下山,繼續對世界作出貢獻,這相信比起逞一時之勇冒死上山來得有價值。

16 Feb 2010

Copyright © 2010 Kilias Hung
Bookmark and Share

Tags: , , , , ,